河北非遗传人制烟花案 二审免刑罚

作者:admin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2-31 22:22:09

昨天上午10点,河北省非遗项目“五道古火会”传承人杨风申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一案的二审宣判,传承人杨风申被免予刑事处罚。

对于这个结果,杨风申的大儿子说,父亲和家人对判决结果还算满意。出事后,父亲的身心都受到很大的影响,作为家属,现在只想把这件事淡化,不提不说,给他解压。这两年村子里的五道古火会还在继续举办,但已经没有放烟花的环节了。今后父亲也不会再轻易参与烟花的制作。事发前,父亲曾收了一名徒弟,“但现在没有人敢来学了”。

昨天上午10点,河北省非遗项目“五道古火会”传承人杨风申涉嫌非法制造爆炸物一案在河北赵县人民法院二审宣判,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撤判处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赵县五道古火会是流传于河北省赵县赵州镇杨家庄村一种具有地方特色的传统民俗文化活动,已经相传了2000多年,古火会从每年农历正月十五下午开始一直延续到深夜。2011年,五道古火会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成功,被列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3年12月,河北省文化厅颁发的《河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证书》记载,杨风申为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赵县五道古火会代表性传承人。

赵县法院一审查明,2016年2月19日,杨风申因该村过年会,组织部分村民在杨家庄村一居民区非法制造烟花火药被举报。民警当场查获用于制造“梨花瓶”的烟火药15千克。“梨花瓶”200个(每个瓶内药量约为1.46千克)以及其他原料和工具。经对查获的烟火药鉴定,该火药具有爆燃性。

赵县人民检察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应当以非法制造爆炸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杨风申的辩护律师杨昱当庭称,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杨风申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的事实及定性无异议。但他提出,200个成品礼花瓶内的烟火药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爆炸物,被告人不存在在人员集中区域制造爆炸物,被告人制作烟火药不是为了出售谋利或者出于其他违法目的,而是在举办“五道古火会”时进行燃放。被告人杨风申主观恶性较小,只是由于文化水平不高,触犯了刑法。

今年4月,赵县法院一审以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6个月。

杨风申认为量刑过重,上诉到石家庄中院。

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杨风申违反国家爆炸物管理法律法规,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在杨家庄村非法制作烟火药15千克以上,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制造爆炸物罪。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程序合法。杨风申上诉主要提出一审量刑过重等观点,经查,考虑到杨风申作为非遗传承人,其制造烟火药的目的是为了履行法定传承义务,为在庙会进行烟火表演,制造烟火药行为未造成实际危害后果,犯罪时已年满75周岁以上等特殊情况,故对杨风申的上诉理由,予以采纳。

石家庄中院二审撤销赵县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杨风申犯非法制造爆炸物罪,免予刑事处罚。

对话

传承人儿子:现在没人敢来学做“梨花瓶”了

对于二审结果,杨风申的大儿子杨现波表示,父亲和家人都比较满意。出事后,父亲的身心都受到很大的影响,作为家属,现在只想把这件事淡化,不提不说,给他解压。虽然这两年村子里的五道古火会还在继续举办,但已没有放烟花的环节,今后父亲不会再轻易参与烟花的制作。事发前,父亲曾收了一名徒弟,“但现在没有人敢来学了”。

北青报:父亲和家里人对二审判决结果满意吗?

杨现波:还是比较满意的。我们当然希望最后的结果是无罪,但是我爸80岁了,年纪大、身体也不好,不希望他再受煎熬了,所以这事到此为止,也不申诉了。作为儿子,心里的担子也放下了,现在家人还有亲戚朋友都来家里,还在家门口放了鞭炮,都在替我爸开心。

北青报:得知父亲被带走后,家人是什么反应?

杨现波:出事那天我们几个孩子都不在家,后来问了情况才知道,那天公安部门接到举报后直接到制作现场检查,当时现场一个人都没有,后来通知我爸,我爸就赶过去了。之后我爸被刑拘,家里人知道这个消息都很震惊。从1996年我爸参与烟花制作以来,都没有人说过这是违法的,而且这个五道古火会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每年举办的时候公安消防和医护人员都有来保障安全,也没有指出有什么问题。

北青报:出事后父亲有一些什么变化?

杨现波:他的变化很大。心理承受能力变得很小了,一点压力都承受不了。以前每天他都乐呵呵的,出事以后因为经常要和他商量怎么处理这件事,精神压力也一直很大。而且事情发生以后,他的身体变得不好了,现在每天都在吃药。作为家属,目前就想把这件事淡化了,不提不说,给他解压,以后一家人快快乐乐地生活就好了。

北青报:父亲在“五道古火会”里主要做什么?

杨现波:每年正月十五,村里都会办五道古火会。这是村子几百年流传下来的一种祈福活动,那天会唱大戏、挂彩灯,最主要的就是放烟花。烟花其实是通过“梨花瓶”放出来的,它用厚纸皮做壳,里面是用木炭、硫磺、硝等原材料做成的火药,点燃以后不会爆炸,只是“嗞嗞”往上冒烟花。我爸懂做“梨花瓶”的配方,他主要负责配料,然后指导其他村民去制作,从1996年一直到出事前,他都在做这些事。

北青报:二审结果出来后,今年父亲还会参加与“五道古火会”烟花制作吗?

杨现波:出事以后,村子里的五道古火会还继续办,但是没有放烟花了。二审结果出来,我爸说不搞烟花了,如果各部门协调好允许的话还可以继续做,没有协调好肯定是不会做了。

北青报:现在有没有人来学“梨花瓶”的技术?

杨现波:这个技术只有我爸会,村里没有其他人会了。出事前我爸刚收了一名徒弟,想培养一下,结果没过多久就出了这事,吓得人家都不敢接触这个东西了。现在就算是有人想学也不敢来学,会有担心。

本组文/本报记者 李铁柱 黄筱菁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法制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记者查询 - 联系我们
法制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7449号-11
本报24小时爆料电话:010-86203056 010-8620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