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高利贷公司设套“担保人”案在深圳龙岗法院开审

作者:admin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3-31 03:29:02

        人民法制报据华夏传媒网讯:广东深圳市启腾担保公司(下称启腾公司)告“担保人”袁城伟借款合同纠纷一案,3月20日在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启腾公司不告借款人而告被设套的“担保人”,要求其还清本息1300万元巨款。本案将择日宣判。

    庭审结束后,袁城伟向媒体爆出惊天内幕,启腾公司违法以5分高利放贷,并且该公司不具备法定资质。该公司把所谓的“担保人变成债务人”的设局操作,已在深圳龙岗地区屡屡得手,目前掉入担保骗局而倾家荡产的受害者不止袁城伟一人。
      
                (启腾公司5分高利息图片)
    启腾公司不诉有财产的借款人,却告被设套的“担保人”
    启腾公司与耀坤宝公司于2013年10月25日签订《借款合同》,约定耀坤宝公司向启腾公司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用于资金周转,借款期限4个月。被告袁城伟被视作为耀坤宝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合同明确打款的账号为两个,分别是李志然和深圳市福田区恒泰达建材商行。
    随后,启腾委托4名案外人彭素壬、刘子响、深圳市垣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垣泰公司”)、深圳市龙岗镇威达成衣店分别向上述两个账号分别汇款各500万元。
    而后,启腾公司与耀坤宝公司、被告于2016年7月10日签订《还款协议》,经结算,耀坤宝公司欠启腾公司本金以及利息1300万元,被视作为被告的袁城伟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耀坤宝公司才支付380余万元,构成严重违约。启腾公司认为,被告作为连带责任担保人,应当按照协议书约定履行担保还款义务。因此请求法院支持启腾公司的诉讼请求。
   “担保人”袁城伟称,自己陷入官司并非普通的保证合同纠纷,背后另有隐情,其被启腾公司迫债致倾家荡产,而借款人在深圳名下有几千万的房产,作为放贷公司的启腾公司不去找借款人及其他实质性的保证人还钱,却直接找他还钱,实在无法理解。
   被告依法辩驳:并无承担保证责任的义务
    对此,被告袁城伟答辩称,启腾公司并未履行2013年10月25日所签订的《借款合同》约定的义务,启腾公司要求被告承担保证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
    袁城伟表示,合同约定借钱的是耀坤宝公司,但启腾公司汇款给的所谓两个账号,均不是耀坤宝公司,从该合同签订至今,启腾公司并未依约履行交付出借款的义务,故该份合同并未实际履行,被告方亦无承担保证责任的义务。
    同时,启腾公司所提交的四份银行转账凭证明显与本案无关,依据不足。这四份付款凭证的记载,发生时间均在《借款合同》签订的半个月之前,等于说是先给1000万元后签合同,明显不符合常理。
    四笔款项的付款人并非启腾公司,款项接收人也非耀坤宝公司,其中一笔案外人给恒泰达建材商行转账的收(付)款凭证备注笔款项用途为“货款”,可见该笔款项系付款人与收款人之间的经济往来款,不是借款。
    还有,从案外人李志然多次向彭素壬账户转款,及案外人“恒泰达商行”多次向垣泰公司转款的事实,亦可见彭素壬等人在2013年10月10日转出的四笔款项并非本次诉讼中启腾公司所主张的出借款,而是案外人彭素壬、李志然及恒泰达公司、垣泰公司之间的其他经济往来款。
    袁城伟称,《借款合同》中明确约定借款人为耀坤宝公司,借款用途为资金周转。事实上,启腾公司从签订《借款合同》至今,并未向耀坤宝公司支付过任何款项,而是全部流入案外人李志然的个人账户及恒泰达商行的账户。
    因此,启腾公司在案外人彭素壬、李志然及恒泰达公司、垣泰公司的经济往来中仅仅是充当催款人的角色,而非相关款项的实际出借人。
根据《借款合同》的约定及相关法律的规定,案外人李志然的个人借款并不在保证责任范围内,依法依约袁城伟亦无承担保证责任的义务。而且还是被启腾公司、李志然两方设套的。
   袁城伟称,他是受到蒙骗和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签署《借款协议》,对借款经过、金额一概不知。启腾公司及第三人、李志然均声称只是借款200万元,但事后仍不告知袁城伟就在《借款合同》空白处填写借款金额为1000万元,启腾公司及第三人当时声称只需要袁城伟作为见证人,当时双方称合同内容已经谈妥,遂将合同的最后一页交给袁城伟见证签名。
    据此可见,袁城伟被设套,就在启腾担保公司出具合同的最后一页空白处签名,袁城伟指出《借款合同》的其他手写内容都是启腾公司事后补充填写的,并非他的真实意思表示。启腾公司利用威胁手段逼使袁城伟签订这份事先设计又存在欺骗的巨额借款担保合同。袁城伟认为,这种带有欺骗的借款担保合同依法应当撤销。
   庭审现场:原告启腾公司承认先打款后再签合同 双方在庭审中展开激烈庭辩
    启腾公司方提交了4份新证据,分别是4份案外人,既彭素壬、垣泰公司、威达成衣店、刘子响4方出具的声明,证明他们代原告付款的。被告方律师以4份声明格式统一,没有声明人按手印,没有盖章,也没有当事人身份证复印件,被告方袁城伟针对4份证据真实性不予确认。
    同时,对于启腾公司提供的《借款合同》的证据,被告袁城伟认为借款不具有真实性。启腾公司和本案的第三人耀坤宝公司都在四页借款合同盖了骑缝章,但是被告在四页合同上没有签名,仅在最后一页签名,合同前三页手写的内容和第四页并非同一时间形成,袁城伟认为,合同中有关利率、金额、收款账号等主要内容,均是启腾公司事后添加和修改,袁城伟当庭要求对前三页内容与第四页被告签名的时间、启腾担保公司的账务情况进行司法鉴定。
    对于《还款协议》,被告袁城伟当庭指出这是在因受到原告启腾公司及其雇请的社会人员多次的威胁,被限制人身自由,且启腾公司当面声称,袁城伟为求家人的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受迫在启腾公司出具的还款协议书上的1300万元签名 ,况且该协议的条约、金额违背事实及法律法规,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属于非法。
    作为本案第三人的借款人耀坤宝公司,也当庭对启腾公司的证据进行质证和答辩,并确认自借款合同签订之日起,从未收到原告启腾公司支付的任何借款,因此第三人认为启腾公司与第三人的借款未有生效,不受法律保护。
    值得一提的是,庭审过程中,原告启腾公司承认先打款1000万元后,才签订的借款合同。但在当庭询问原告启腾公司:“你方借款千万,但放款之后才签订合同,是否有此交易惯例?”原告启腾公司回答称:“我方基于对被告袁城伟的信任才先放款,后签合同,但是无此交易惯例。”
    被设套受害者袁城伟:启腾公司涉嫌高利贷但不具备金融借贷资质,并用涉黑手段逼债
     
              (启腾担保公司没有金融资质图片)
   庭审结束后,袁城伟爆料称, 启腾公司从事金融业务并未获得中国人民银行的批准,其亦未取得金融从业许可证,根本无资质从事向其他企业发放贷款的业务,但是,启腾公司为了获取非法利益,不惜违规与耀坤宝公司签订为该公司提供巨额贷款的《借款合同》,并明目张胆的在合同中约定“按月利率5%计收利息”。
   袁城伟认为,启腾公司的行为,违反了我国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严重扰乱了国家的金融秩序,且涉案的金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之规定,启腾公司涉嫌非法经营犯罪,依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知情人报料,启腾担保公司把“担保人变成债务人”的操作在深圳龙岗地区屡屡得手,这样掉入担保骗局的不止袁城伟一人。
   该“担保公司”采取暴力威胁迫债,也有通过律师团队、保护伞利用“虚假诉讼”拿到担保设局的大笔资金,扰乱社会、金融秩序。这伙人员涉嫌非法放贷、暴力逼债等行为,将其违法的“高利贷”化身为民间借贷关系纠纷,巧取豪夺“夺走”保证人的巨额财产。如深圳某混泥土有限公司、深圳市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等都是被启腾公司起诉,由担保人变成“债务人”,承担连带责任。
   袁城伟称,启腾公司为了强迫他必须代替耀坤宝公司还钱,启腾担保公司在2015年还纠集几十名社会闲散人员,动用近十台车辆,先后十多次 堵塞袁城伟家人的公司,对袁城围采取骚扰,威胁的方式,迫使袁城伟对被设套为担保人,且在已经到期的担保债务继续承担保证责任,并胁迫袁城伟于2016年7月10日重新签订还款协议,并将仅剩33万元的债务“涨变”到1300万元并以5分利息计算。
     
     
              (社会人员围堵企业图片)
    袁城伟表示,该公司涉嫌寻衅滋事,通过暴力逼债、上门围堵等涉黑方式,给自己带来极大心理压力,被迫之下先后代替借款人李志然还了585万元,致使家人没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同时,作为受害人,袁城伟及家人恳求省市监察委、政法委、人民法院、检察院、银监局,以及各级警方能关注此案,保护公民合法财产,对启腾担保公司、刘子响等人涉嫌相关违法行为予以彻查。

    来源:奥一网: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法制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记者查询 - 联系我们
法制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7449号-11
本报24小时爆料电话:010-86203056 010-86202827